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无双_ 43.第 43 章-

时间:2021-01-05 01:2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梦溪石小说无双 43.第 43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。  他刚才咳得厉害, 双目涌上生理性泪水,但没有人关心原因, 所有人只看见崔不去面色虚弱, 泪盈于睫的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就连对凤霄抱有好感的林雍见状,也忍不住怀疑起来:难道凤霄表面上眼光高,实际癖好与众不同, 不单男女通吃,竟还专挑奄奄一息的病鬼下手?

    这样一想,那凤霄对自己视而不见, 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林雍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否也在凤霄面前装上一回西子捧心, 但随后崔不去道出凤霄来历, 却让他微微一震。林家与宫内搭上线,林雍的消息远较一般江湖人灵通, 解剑府三个字意味着什么, 自然也有所耳闻。自己先前不知凤霄身份, 竟还对他怀有非分之想,此时回想起来,难免有些不自量力的滑稽感。

    琳琅阁拍卖被迫中断,饶是中年人机变无双,一时也有些愣住, 不知如何反应,直到凤霄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 我却偏要两全其美, 令妹玉雪可爱, 你又如此聪明,将你们都收了又如何?以解剑府在天子面前的地位,区区小事,还不值得扯上王法!阿崔,你那妹子已经被我调|教好了,现在就剩你了。你若肯跟我,保管从今往后,让你吃香喝辣,绝不委屈!”

    他对崔不去露出邪笑,仿佛崔不去真有那么个妹子,已经被凤霄纳入房中,收为禁脔。

    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,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吗,谁又怕谁?崔不去冷笑一声:“可你这是正经喜欢人吗?我妹妹与我说,她和你在一起时,你总有些不可告人的嗜好,非但喜欢脱光了让她用鞭子抽你,还要抽得越疼越好,若是她抽得不够疼,你便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,这些事情,只怕你都不敢让外人知道吧!”

    满堂哗然。

    裴惊蛰:……

    他已经完全麻木了,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个人互相诋毁,将对方的名声往死里糟蹋。

    林雍更是张大了嘴巴,一脸吃惊。

    他心道,没曾想凤霄仪表堂堂,私底下竟有那样的嗜好,反观自己,虽说断袖之癖不足为外人道,但起码在其它方面还是正常的……

    凤霄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反应已经够快,对自己也够狠,没想到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凭空居然冒出一个崔不去,比他还要狠。

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,大眼瞪小眼,片刻之后,凤霄决定暂时休战,料理正事。

    他掸掸袖子,对中年人道:“此乃凤某私事,不劳各位关注,若有疑虑,可自行前往解剑府。今日拍卖还未结束,总不能如此草草了事吧?”

    中年人如梦初醒,忙道:“是,这块美玉花落谁家还未可知,请各位贵客入座!”

    崔不去重新坐下,神情悠然平静,他现在落入凤霄手中,虽然是意外,但也是他布下的一个局,自己既然也是局里的棋子,就不可能提前脱身,但能恶心一下凤霄也好。

    众人被方才的插曲干扰,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,玉胆后续没有人再加价,自然而然就落入凤霄手中,在那之后还有几件珍宝面世,同样被人争相竞价,凤霄却没有再参与,只等拍卖结束,带着裴惊蛰与崔不去,就离开了琳琅阁,回到秋山别院。

    “崔观主这张嘴真是厉害,三言两语就坏了我们郎君的名声!”裴惊蛰回想刚才席上一幕,犹有些忿忿,他口舌不如凤霄灵便,当时那种场合,自然也想不出更厉害的话来反驳,若是当众对崔不去出手,反而更加落实了崔不去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还有你们下的奈何香,说两句话出出气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,我方才没有当众吐血以示所言非虚,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面色平淡,没了刚才故意作出来的疾言厉色,收敛了一切气势的他坐在那里,平静如远山淡云。

    裴惊蛰大为不快:“那你倒是吐一口血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只见崔不去张口一咳,唇边鲜红流淌,衣服上立时多了斑斑痕迹。

    裴惊蛰:?!!

    他吓了一大跳,当即就一蹦三尺高,还差点冲上去看看崔不去有无大碍。

    凤霄轻飘飘的声音传来:“傻子,那是桑葚汁。”

    他定睛一看,那红色果然不是人血的暗红,而是红中带紫。

    裴惊蛰:……

    崔不去抬袖,淡定抹去唇边汁水,没有半点被揭穿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小心呛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眼角抽搐不已,他想起来了,之前琳琅阁内,侍女送来几样果饮,崔不去就要了桑葚汁,但刚才在席上喝的桑葚汁,对方能含在口中直到现在才吐出来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凤霄笑道:“去去啊,我现在是越看你越顺眼了,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解剑府吗,四府主虚席以待,我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君子一言,你是君子吗?”

    凤霄:“好吧,就算我不是君子,小人一言,起码也能顶得上两匹马吧?还是说,你在左月局中的身份,其实远比我想象得还要高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我已经说了,我从未听过左月局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那我们就来说说这玉胆。”

    他让裴惊蛰将拍回来的玉胆放置在桌上。

    日光下,玉石流莹,光彩照人,他们几乎能从玉色辉映中窥见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方才竞拍的,连我在内一共六人,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崔不去嗯了一声:“雁荡山庄,林雍。于阗富商,周佩。博陵崔氏,崔皓。高句丽人,高宁。安陆张家,张映水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早就料到凤霄会有此一问,不必思考就一口气报出人名来历。

    凤霄:“那你觉得,其中谁最可疑?”

    裴惊蛰本以为崔不去会回答“我如何知道”之类的,谁料他这次却异常配合。

    “周佩,他父亲是突厥人,据说与沙钵略可汗座下第一高手佛耳,是堂兄弟。以及,那个高句丽武者,高宁。”

    人这么多,她却半点也没有打退堂鼓的念头,反而还觉得自己起晚了,可能神明会不高兴,心说等会上完香,得去求个签,最好是让那小道士说说情,请观主亲自出马给自己解签。

    整整花了小半个时辰,她终于插上香,向神明祝祷完毕,并奉上贡品,此时日头早已挂上中天,张氏脸上的脂粉被热气一熏,微微有些黏腻脱落,周围依旧人声鼎沸,接踵摩肩,许多人像张氏一样,丝毫没有散去的打算,反倒还兴高采烈,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重要神圣的任务。

    张氏家住城东,丈夫在城中开了两间布铺,家境尚算殷实,夫妻感情也不错,只是在子嗣上一直不如意,好容易中年得子,夫妇二人对儿子视若明珠,谁知两个月,幼子突然一场大病,几乎命归西天,二人不知找过多少大夫,去城中有名的玉佛寺烧过多少香,最终都无济于事,这时听说紫霞观来了位医术高明的新观主,连同紫霞观的香火也变得灵验起来,张氏病急乱投医,也管不了那么多,赶紧求上门,结果误打误撞,儿子的病居然被医好了,从此张氏每月供给玉佛寺的香油钱,就全部转到了这边来,

    六工城说大不大,张氏夫妇幼子痊愈的消息很快传遍,更多的人慕名而来,紫霞观一夜之间名声鹊起,很快就与玉佛寺并立,成为六工城第一大道观。

    张氏掏出帕子擦拭额头汗珠,好不容易挤入侧殿,却被告知今日观主不解签,而是在中庭讲道,张氏目不识丁,但冲着对崔观主的盲目信任,还是打算去听一听。

    刚来到中庭,她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院子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,还有不少站在外头,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但居然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动静,偶尔几人窃窃私语,也都尽量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张氏遥遥看见那位崔观主了。

    对方盘腿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之上,眼睛因望向院中而微微眯起,张氏看得心头一动,顿时想起正殿之中那些神像,也是如此微阖双目,慈悲注视人间悲喜的模样。

    崔观主的脸色,比起上次见面似乎又苍白了不少,不过也可能是身处室外,被阳光照到的缘故。

    张氏经常过来上香,隐约听观中道童提过,崔观主的身体似乎不大好。至于为什么不好,谁也说不上来,张氏妇道人家,也不好再仔细打听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有些远,但周围没人说话,崔观主的声音,也能传入大多数人耳中。

    不疾不徐,轻缓和气。

    像一杯不烫不冷,刚好可以握在手里的茶,清香袅袅,沁入心脾。

    此人在处,仿佛神佛在处。

    “今日要讲的,是因果。”张氏听见那位崔观主如是道。

    在场有人轻轻咦了一声,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崔观主微微一笑,继续道:“许多人可能以为,因果是佛家才讲的,其实我们道家,也讲因果。《太上感应篇》里便讲道,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。意思是说,灾难也好,福气也罢,从来都不是注定的,与本人自己的行为有关,这与佛家的种善因,得善果,恰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    张氏别说识字了,连书籍都未摸过,平日里至多也就是去茶肆中听说书先生讲讲江湖故事,最头疼的就是听见那些滔滔不绝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但这会儿,也不知是因为这么多人都在一起听,还是崔观主讲得格外深入浅出,她非但听懂了,也不觉得烦,反而有种心头澄澈明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就拿张家娘子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姓氏冷不防入耳,张氏一愣,还以为有人与自己同姓,但抬眼一瞧,崔观主正朝自己往来,连带着其他人,也都顺着他的视线张望过来。

    她轰的一下,耳根全红了,生平头一回暴露在众多炯炯目光之下,连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“前阵子,张娘子家的幼儿身患重病,差点不治,此时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,若非她平日多行善事,张家祖上积德,一场大难又怎能逢凶化吉?”

    张氏万万没想到崔观主会如此不吝夸奖,当下又是激动又是羞臊,连话都说不稳了,忙颤着声音道:“妾,与我家夫君,平日也是凭着本心做事,哪里当得起观主如此赞誉!小儿病愈,全赖观主医术高明,张家上下,皆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崔观主笑意更深:“好一个凭借本心行事,说得容易,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?我会恰逢其时来到紫霞观,仔细论起来,何尝又不是无量祖师冥冥之中的指引?”

    众人听罢都觉有理,再看张氏的目光,也从疑惑变为歆羡。

    张氏面颊通红,心头激荡不已,她活了大半辈子,还是头一回听别人夸她行善积德,夸的人还是城中出名道观的观主,这样三生有幸的好事,她恨不能现在立马就回去与夫君分享,张氏甚至已经想好了,下个月过来上香,定要多给些香油钱。

    就在神思驰远之际,张氏忽觉视线之内一阵刺痛,似有什么金银之物在日光下反光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合眼,可随之而来的却是耳边破空之声,如飞鸟展翅急掠而过。

    张氏忍不住又睁眼,结果便看见一道灰色身影扑向台阶之上崔观主所在,手中长剑烁烁,凶猛迅疾,势不可挡,竟要将崔观主一剑斩杀的架势!

    剑锋眨眼已至额心半寸,任是旁边的道童速度再快,也来不及扑上去相救,更何况事发突然,须臾之间,根本没有人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崔观主被剑风所袭,不由往后微微一仰,但他的动作对刺杀者而言压根无济于事,只稍眨眼工夫,剑就会刺入他的眉心,将活人变成死人。

    张氏看不见对方生还的任何希望,心中惊惧到了极点,忍不住尖叫起来!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四双眼睛都亲眼目睹,还会看错不成?”冰弦挑眉。

    崔不去靠着门低低咳嗽,刚才灰衣人一出手,他就看出对方来历了,但是这种时候出风头并非好事,他多病又无身手,在场之人都不将他放在眼里,他绝不会主动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些人里,未必就没有能看出灰衣人来历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戴幂离的白衣人忽然道:“你的剑法近似刀法,很像倭人那边盛传的苏我氏流派,但又有所改变,我听说高句丽多了一个叫高宁的后起之秀,师承倭人,又推陈出新,应该就是阁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娓娓道来,别有一股温柔的味道,若放在平日里,定然令人如沐春风,在杀机重重的此刻,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冰弦忍不住看了白衣人一眼。

    她觉得对方能一语道破灰衣人来历,定也非泛泛之辈,但思来想去,竟没法跟江湖上哪号人物对上。

    难道对方不是江湖中人?

    冰弦微微蹙眉,今夜她虽冲着玉胆而来,却也没有必得之心,因为她知道解剑府不是易与之辈,自己肯定不可能轻易得手。

    更不必说今夜还有诸多高手在此,光是那个突厥人,就已足够让人头疼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冰弦微微一笑,拢了拢鬓间碎发。

    “凤郎君这里的贵客太多,想必没空招呼奴家,奴家就先告辞了,改日再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也不等凤霄回应,便一跃而起,身形轻盈若羽,跳上屋顶,几下便隐没在黑暗之中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