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传奇纨绔少爷_ 第二十七章 才冠群雄?-

时间:2021-07-07 18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贼眉鼠眼小说传奇纨绔少爷 第二十七章 才冠群雄?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此时厅内群狼激奋,有自诩才子的还能保持风度,那些明显是暴发户的老板们就表现得很不堪了,有拍桌子表达兴奋的,有毫无气质的吹口哨的,还有的比较理智,径直从怀里掏出一大摞银票向着王妈妈不停的挥舞。——人生百态啊。

    我们的胖子兄还是很斯文的,他不吼也不叫,只是目光呆滞的盯着嫣然姑娘,手却紧紧抓在怀里姑娘的****上,嘴里的哈喇子已然流出,堪堪将要滴到他怀里姑娘的胸前了。

    方铮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投在嫣然姑娘身上的目光。既然不是我的,还是别惦记了。接着方铮狠狠一拍胖子的肩膀,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胖子的口水缩进嘴里了,好险呐!

    方铮鄙夷的望了他一眼,在他耳边悄声道:“胖子,你能不能矜持点?你是王爷啊,没见过女人吗?”

    胖子家中正妃,侧妃,侍妾什么的一大堆,怎么还跟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?

    胖子艰难的收回目光,对方铮笑道:“方兄,此女果然是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,今晚方兄你使尽手段也要入她的闺房,断不能让别人拔了头筹!”

    方铮兴趣缺缺,漂亮有什么用,能扑倒才是王道,进她闺房光听她弹个曲子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胖子挥手让他怀里的小姑娘退下,然后在方铮耳边压低了声音道:“方兄,你说实话,此女的容貌你可满意?”

    如此绝色,若说不满意,那就太虚伪了,连方铮都会鄙视自己。

    方铮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由衷赞道:“一颗好白菜啊!”

    胖子见方铮点头,兴奋的道:“如此便好,我与方兄认识这么久,曾一起共过患难,却还没给方兄你送过什么礼物以表心意,今日我就将此女赎身,把她送给方兄,如何?”

    方铮闻言大吃一惊,这礼物手笔可真不小,以胖子的财力和权势,方铮丝毫没怀疑他说得出便做得到,只是,如此美色,为什么胖子自己不收入房中,反而将这姑娘送给他?

    见方铮疑惑的望着他,胖子坏笑道:“我还不是看某人年已二九,至今尚未婚配,否则如此绝色美人怎么轮得到你。据说啊,嘿嘿,某人的名头已经臭了大街,没哪个正经人家愿意将闺女嫁给他,啧啧,我真好奇,如此赫赫威名,你是怎么做到的?让人家在背后心甘情愿叫你一声‘方太岁’,这要默默付出多少艰辛的努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损了?方铮悻悻摸着鼻子,使劲瞪了胖子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扭头望了一眼那位众星捧月般的嫣然姑娘,方铮悄悄吞了吞口水,能拥有如此人间绝色,正常的男人想必都不会拒绝吧?就算她是祸水又如何?一个女人而已,还怕她翻了天?诱惑啊,天大的诱惑啊,这个女人,要,还是不要呢?

    半晌,方铮终于还是摇了摇头,决定拒绝胖子这番好意。美好的东西唯有德者居之,“德”这个东西,方大少爷有点缺……

    “胖子,还是算了,我消受不起呀。”尽管下定决心拒绝,可心里还是酸酸的,多好的大白菜呀,也不知将来会被哪头猪拱了。

    “方兄,你没病吧?”胖子怪异的打量着方铮瘦削的身材,奇道:“莫非你……不行?”

    “放屁!本少爷威猛得很,床下是教授,床上是野兽。夜御十女不在话下,金枪不倒等闲事尔!”事关男人的尊严,方铮气愤的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胖子白了他一眼,撇嘴道:“那不就得了,女人嘛,不是被高高供起的,而是用来被男人推dao的,当然,推dao男人也行。方兄勿复多言,一切交给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死胖子给人拉皮条怎么这么热心呀?

    方铮和胖子一番话的工夫,嫣然姑娘早已盈盈立于大厅正中,一句话没说,轻笑扫视着眼前的才子和富豪们,方铮仔细观察了一下,发现这位美女脸上虽在笑,可眼中丝毫没有笑意,反而带着几分不屑和轻视,如鹤立鸡群般倨傲的俯视着面前这些自命风liu的才子和富豪们。

    这时嫣然姑娘旁边侍立的丫鬟站出来脆声道:“今晚嫣然姑娘出题,有答对者,嫣然姑娘将为他独奏一曲,请众位才子听题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阵喧闹,众才子神情激动,跃跃欲试,富豪们气定神闲,悠然的等着才子们败下阵来,然后便由他们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另一位丫鬟手托木盘走出来,盘上静静躺着一张纸,丫鬟捻起纸扫了一眼,道:“嫣然姑娘今晚出的题是对联,请才子们对下联,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唉,果然不出所料,又是对联,你说这古代人怎么就没点创新精神呢?有事没事就弄个对联出来,就不能追求点高尚的东西?哪怕你比一比讲荤段子也成啊。老搞这些狗血的桥段,谁还愿意看我的书?

    胖子闻言倒是大喜,拍了拍方铮的肩膀道:“方大哥,对对子可是你的强项啊。这小妞铁定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方铮无语的望着他,他凭哪点认为这是我的强项?就因为那句“妓院浪翻天”?

    此时厅中的才子们已经按捺不住了,全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,就连胖子也忍不住支起耳朵,想听一下这位绝色美人会出一道什么样的题考大家。方铮冷眼旁观,却是看得兴味索然:分明是一群雄性动物争相打闹,以求得雌性的青睐,达到自己的交配目的,有意思么?

    方铮现在甚至有点后悔坐在这个大厅了,好好的我干嘛凑这热闹?随便叫个粉头搂在怀里摸摸,包个雅间那啥一下,比现在这场景强多了,看得到摸不着,还被美女用不屑的眼神鄙视着,大家却趋之若骛,惟恐落后半步,男人骨子里是不是都有着犯贱的本质?

    丫鬟顿了顿,脆声道:“嫣然姑娘的上联是:‘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上望江流,江楼千古,江流千古。’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云山雾罩,被那“江楼江流”的绕得头有点晕。此时厅内的人分成三派,才子派的纷纷皱着眉头思索,试图对出这句上联,以求入得嫣然姑娘的闺房一诉衷肠。

    富豪派则不然,他们满脸喜色的看着才子们。王妈妈说过,若是没人答上,只有价高者得了,论文才富豪们当然不及才子,但若没人对得出,他们就有机会用钱砸开嫣然姑娘的房门,不管是谁,都会愿意试一试的。

    还有事不关己派,这是既无才又无财的一类人,大厅不管如何喧闹,他们都巍然不动,搂着姑娘大吃豆腐,很明显,嫣然姑娘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,所以很认命的干脆看都不看,老老实实吃着自己碗里的。这类人最明智,也是最无奈的,他们无奈的选择了不得不明智。——人若有了争逐的资本,想法就多。比如眼前的这些才子和富豪们,他们有才,或者有钱,这便是他们的资本,他们自认有能力一搏。

    方铮觉得自己应该算是第三类人,因为他很本分,从不去奢望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,有些东西或许能拥有一时,但如果自己没本事保护好它,它注定还是会失去。——比如这位嫣然姑娘,凭她名动京城的美貌与才华,被方铮这个无德无能无官无爵的“四无”商贾子弟赎回家去,别的不说,外人扔石头砸他家瓦片的事儿只怕每天都得好几出。

    再说方铮也没这个竞争力,论财,他身上只有从胖子那儿敲来的二千多两银票,这点钱若跟那些富豪们叫板,恐怕一个回合内他就会被斩于马下,论才嘛……嗯,好象扯远了,拉回来。

    那位丫鬟出了题后,退了回去,王妈妈这时站出来笑道:“诸位爷,嫣然姑娘今儿出了题,就请诸位想好了再对,由于长久以来都无人能答上嫣然姑娘出的题,所以规矩有一点点变动,今晚若是无人能对上,那就实在对不住了,只好请大家出价,价高者也能入嫣然姑娘的闺房。”

    王妈妈说到这儿时,方铮清楚的看见嫣然姑娘虽然仍在笑,但眼中却快速闪过几分屈辱和不甘,一个美貌且有才华的姑娘,被人像拍卖物品似的站在台上任人买卖,视为男人禁地的闺房却成了众人竞逐的赌注,换了谁都会觉得屈辱不甘。命运对她是不公的,可惜她并没有能力反抗,只能随波逐流。花魁这个称号,对女人来说,不是一个值得炫耀的荣誉,它烙着“风尘欢场”的印记,或许数年以后,眼前这位花魁人老色衰,便与那些站在街边拉客的暗门土娼没什么区别了,身陷风尘,这便是她们的宿命。

    王妈妈说了那番话后,大厅顿时轩然大波,才子们不服气,大声指责王妈妈满身铜臭,用银钱玷污嫣然姑娘云云,指责归指责,接着他们又满脸惭愧之色,毕竟嫣然姑娘出的题这么久都没人答上,实在是让这些所谓的江南才子们汗颜不已。

    富豪们似乎早就被王妈妈提前告之,所以听到这个宣布他们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只是眼中尽显戏谑之色,有才又怎样?老子有钱照样砸得你乖乖让路。

    嫣然姑娘仍是木然的微笑着,眼中一片苍凉绝望。花魁又如何,纵是才华出众,国色天香,出淤泥而不染,终究躲不过这一天,不管是谁胜出,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,风尘女子自然有风尘女子的归宿,这是改变不了的。

    胖子正在摇头晃脑的念叨着上联:“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上望江流,江楼千古,江流千古。”他顿了顿,又笑道:“这是对联么?我怎么念着像绕口令呢?这位嫣然姑娘不会是故意耍咱们吧?这么长的上联,谁能对得出?”

    方铮不太好意思说他对得出,这样有点不谦虚。实际上,这上联他以前听说过,据说百年来也有无数后人对上了,幸运的是,方铮还真记得下联,虽说意境可能相差不少,总比这些皱眉苦思仍一无所得的才子们强吧?

    虽然不怎么想进她的闺房,但方铮不介意显摆一下自己的文采,作弊的感觉真的不错,它能带给他智力上的优越感,最重要的是,这里没有监考官抓他的现行。就像一个贼,偷了东西却没被人发现,——你说这贼高不高兴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方铮不由得“扑哧”一笑,穿越的人生真美好呀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喧闹已过,安静异常,才子们在思考,富豪们则好整以暇的喝着茶水,等着才子们黯然退出,由他们粉墨登场,展示自己雄厚的财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方大少爷这一声笑,实在是太突兀了,很不合时宜。在这静谧的大厅中,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,等他反应过来时,后悔已经迟了,所有人都诧异的盯着他。盯得方铮有点心虚……

    胖子却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,大笑着拍方铮的肩膀道:“方兄果然高才,这么快便对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安静的大厅开始变得骚动,众人皆用一种仇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方铮和胖子,胖子浑然不觉的扯着方铮大声道:“方大哥赶快将下联说出,美人的香闺,除了你,还有谁人可入得?”

    这句话彻底激起了民愤,大厅内一下就炸了锅,他们纷纷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愤怒的情绪,有的呵斥方铮目中无人,狂妄至极,天知道,方大少爷一句话都还没说呐。还有的气急败坏的挥舞着手中的银票,看那架势可能想避实就虚,欲与方铮在钱财方面一争长短。

    嫣然姑娘的表情却有几分震惊,想必在她看来根本没人对得上她那千古绝对。王妈妈却是一脸遗憾懊恼,她的想法方铮也清楚,若是没人对得上,她今晚必定赚得盆满钵满,那些富豪们手捏着银票眼巴巴等着送上门呢,没成想却被方大少爷给搅合黄了,估计整个大厅中最失望的人便是她。

    无意中成了众人瞩目的对象,方铮感到有点羞涩,深深的觉得不论自己怎样低调,都如漆黑中的萤火虫般鲜明,出众……

    方铮清了清嗓子,挠头道:“那个,还是让诸位才子先对吧。你们对不上我再来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众人齐齐向方铮投来鄙视的目光,包括胖子。有几位才子更是情绪激动的斥责他欺人太甚。对人有了成见就是这样,瞧,方铮本来只是谦虚一下,在他们看来却成了欺负人,成心看他们出丑。

    方铮只好道:“那在下就不客气了,各位听好,我对的下联是‘映月井,映月影,映月井中映月影,月井万年,月影万年。’……那啥,意境是差了点,也算对上了,是不?”

    脸上一阵发热,不用摸都知道,一定是红了。虽说作弊的感觉很爽,可将他人的东西抢过来硬生生冠上自己的名字,还是让方铮感到一丝惭愧,尽管在这个年代并没人知道他剽窃,他却难以承受道德和良心的拷问。——大家都知道,方大少爷是正人君子,而且崇尚以德服人。

    真奇怪,为什么没人叫好?不叫好你骂几句也行呀,毫无反应算怎么回事?方铮不满的环顾四周,只见才子们纷纷低声吟哦他那句下联,继而垂头丧气,都说了读书人虚伪吧,这么多所谓的才子,也没见谁保持风度的夸赞一声,全都一副老婆被抢了的表情,只是听段曲子而已,至于这样么?

    富豪们当然不懂这些,只是见才子们都闭了嘴,他们也只能不甘心的承认他对上了。

    嫣然姑娘却是饶有兴致的盯着方铮,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,——难道她看上我了?方铮不自觉的将腰挺直了些,心里有点小得意。照镜子时方铮就知道,他有着被姑娘看上的资本,如今不幸言中。

    嫣然姑娘侧头跟旁边的丫鬟低声说了句什么,然后向四周盈盈一福,转身退下。从出场到离开,她自始至终没有跟这些才子富豪说过一句话,真酷啊。

    胖子拍了拍方铮的肩膀,慨然道:“认识方兄这么久了,至今仍觉得你高深莫测啊,小弟我深感佩服。今日方兄凭着真本事拔了头筹,也好教旁人无话可说。”说完他冷笑着环顾四周,迎着众人嫉妒不甘的目光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方铮有些纳闷,你得意什么?待会进闺房的人又不是你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分割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晚了点,这不能怪我,起点刚刚抽疯了,一直进不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